客服热线

800-699-4816

VIEW ARTICLE 文章阅读



外汇评述 : 中美局势 如果拜登胜选 人民币会怎么走 华盛顿对中国的态度会有太大改变


2020-11-13 12:27:28 PST (GMT-08:00
Editor: vicky Approved By: suki (Reads:72)
CNBC当地时间11月13日在最新的一篇报道中总结到,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拜登获胜可能对人民币更为有利。尽管如此,分析人士说,人民币的前景并不纯粹是拜登“胜选”乐观情绪推动,还包括地缘政治动机、美元走弱和中国经济等因素。

报道称,今年一直稳步走强的人民币,尤其是生市场对于拜登赢得大选的预期升温之际。分析人士指出,拜登获胜可能对人民币更为有利。事实上,投资者似乎是这么认为的。

上周,拜登获胜的可能性似乎越来越大,离岸人民币反弹至6.60关口下方。在他成为预计的赢家后,离岸人民币本周一触及28个月高点,此后进一步升值。

“表面上看,(离岸人民币)反应表明,与拜登胜选相比,特朗普当选对中国的负面影响要大得多,人们认为这会给中国带来一些表面上的稳定和暂时的缓解,”瑞穗银行(Mizuho Bank)经济与策略主管Vishnu Varathan上周晚些时候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他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采取的是“单边的零和游戏方式,这种方式变得越来越具有对抗性和不可预测性。”

虽然拜登也对中国构成的地缘政治和技术威胁表示担忧,但这位前副总统“可能会采取多边和基于规则的接触,”Vishnu Varathan写道。

尽管如此,分析人士说,人民币的前景并不纯粹是拜登政府乐观情绪推动的强势,它还包括诸多因素,包括地缘政治动机、美元走弱和中国经济。

特朗普的效应

报道称,近年以来,中国就一直主张在全球范围内扩大人民币的使用。澳新银行研究(ANZ Research)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Raymond Yeung将这归因于特朗普效应。

“特朗普政府在经济安全方面给中国上了一课,”他在上周晚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这种担忧不仅涉及华为芯片的供应,还涉及某些实体在以美国为中心的金融体系中进行交易的能力。”

两国之间的贸易争端已经扩大到科技领域,华盛顿越来越多地把目标对准中国科技巨头,从手机制造商华为到视频分享应用TikTok。

如果拜登上台后,华盛顿对中国的态度不太可能有太大改变。虽然拜登猛烈抨击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损害了企业,但他也表示,美国必须“对中国强硬”。

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美国采取行动限制中国公司在美国交易所上市,随着紧张局势继续升级,引发了对金融脱钩的担忧。

分析人士表示,中国一直在寻求减少对美元的依赖来管理风险。许多公司都有以美元计价的公司债务,这使得它们对美元的风险敞口很大。北京已经逐渐减少购买美国国债,并通过“一带一路”来推动大部分贸易和其他跨境结算以人民币结算。

Raymond Yeung指出,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以人民币结算的全球贸易份额逐渐增加。其还表示,2017年初左右,超过16%的全球贸易以人民币计价,到今年年中,这一数字跃升至近22%。

澳新银行(ANZ Research)的数据显示,随着越来越多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纷纷回到上海或香港进行二次上市,这些资金流动中的“很大一部分”是以人民币而非美元进行的。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2020年的一份报告,总体而言,2019年跨境人民币结算规模为19.67万亿元(约合2.97万亿美元),同比增长24.1%。2019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人民币结算占全球结算总额的13.9%,同比增长32%。

该报告称,截至2019年底,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中国已与21个国家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旨在建立一个从中国延伸到中亚、非洲和欧洲的铁路、公路和海上航线的复杂网络。它还旨在促进贸易。

人民币走强将取决于美元走弱

人民币的强势还将取决于美元的表现,过去几个月美元一直在走弱。

“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美元在未来6-12个月的表现,”瑞银全球财富管理资深投资分析师Wayne Gordon表示。

“总体而言,你会预计,随着全球经济增长走强,美元将开始走弱,新兴市场增长开始复苏。显然,人们开始在其他地方寻找更高的收益率,”他周二对CNBC的《亚洲路牌》(Street Signs Asia)表示。

中国和美国国债收益率之差创下纪录高位,已被视为利好人民币。与其他主要市场相比,中国国债收益率更高。这可能会吸引投资者购买中国政府债券,导致资金流入人民币,这对汇率来说是个好兆头。

但瑞穗银行的Varathan认为,不确定性带来的波动性可能在美国大选后持续存在,而作为避险货币的美元可能逆转方向。

“因此,有理由认为,尽管美元潜在弱势趋势的条件正在形成,但不能轻易排除避险需求引发美元强势爆发的可能性;尤其是在美国政治上的不确定性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消除的情况下。”